不进前150不改名

3355411

表白太太qaqqqqqqqqq

喵呜:

※就是个鸡汤,里面有很多我想说的话。如果点开希望你能看完。


 


 


 


 


 


身体好碍事。


内心深处的传来的疲倦和愧疚已经很熟悉了,你早就麻木疼痛了。


阖上眼睛,得到最后那么一句话。


 


「好想死。」


 


在一期一振眼里,主殿是个内向善良的孩子。


总是安安静静地一个人做好该做事,交代你的事情也能做的很好,不给人添麻烦。作为大家长而言,有这样的主人是十分省心的事情。比粟田口的短刀们省心多了。


“谢谢。”“麻烦了。”是你最经常和他们说的话。一期苦笑着,这样的礼貌何尝不是疏离。你似乎很怕成为大家的麻烦,但是所有人却希望你能更多的依赖他们。


一期在院子里守着短刀们玩耍时,经常看到你远离人群,一个人仰头看着什么。他顺着你的视线却也只看到蔚蓝澄澈的天空。像是透过天空渴求看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你一个人孤立的身影和身前吵闹的孩子们隔绝为两个世界。你那双平静的眼眸下隐藏着太多情绪,他不懂。


一期不止一次想过,要是能早一点读懂就好了。


 


「谁来都好,代替我过完这一生吧。」


 


脑海中零星的碎片形成节点,飘忽不定的浮上脑海,带着负面的话语化为丝线连接着一个个明灭不定的点,形成一张巨大的黑色网。这是一片晦涩的海,死寂、冰冷、不透光,而自己就好像坠入深海的人,不断的下沉,没有终点。一个声音响起,放任自己沉寂于这片海如何?在此休息吧。身体、话语和思维好沉重,丢掉如何?


“你在做什么!”


你握在手中的刀被人一把夺下,你对此毫无反应,只是呆愣的望着纤细的手腕,像是被恶魔引诱般不受驱使,想象着红色粘稠的血液从身体流出的感觉。


 


「不想在给别人添麻烦。」


 


尖锐的刀尖反射寒光似乎下一秒就可以无情地割开你脆弱的皮肤。


一期一振例行把公文送到你这里,打开门就看见让他惊了一身冷汗心跳暂停的一幕。所有想法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似乎很漫长却只有一瞬,他就快步夺下你的刀。


他只觉得这比任何战役都来的让他窒息,他喘着气皱眉呵斥着。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他压抑不住的怒气冲向你,你晃过神看见他手中的刀。似乎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瞬间面无血色,捂着手腕仓惶无助地盯着他。


“殿下不想活了吗?”


“不是的!”


你立刻辩解道,睁大了双眼全力否定着刚才那个自己。


“我们是不可信任的吗?”


“没有!”


他向来温暖的蜜色眸子闪着冷意,冷得你浑身的血液都凝固,大脑一片空白。


“你说会一直陪在我们身边也是骗人的吧。”


“没…”


“您知道失去审神者的刀剑会如何吗?您是想要放弃我们吗?”


一连串不带任何温度的问题砸向你,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你在他的质问下崩溃。


“不是这样的!不是的!”


你呜咽着,顺着墙滑坐在地上抱着头捂着耳朵用力摇着头。明明是很正常的询问,在你这里就好像成为利刃狠狠的扎上一刀,扎得你生疼。


“对不起对不起。”


他听到的是你大厦将倾般嘶声力竭的哭声。


 


「还是死了吧。」


「像我这样的糟糕的人就不该存在。」


 


发现事情可能比他想象还要复杂,一瞬间他有些茫然不知该如何收场,看着蜷缩成一团颤抖的你他有些心疼。


“别怕。”


他跪在你身前,拥着瘦弱的你,触手可摸你突出的脊背。原来最近瘦了这么多。


“没事的,是我的错。”


你对着他不断道歉,想象着他失望地眼神,越想越是惶恐,你想不顾一切的逃离这里。他不顾你的挣扎强硬地把你按在怀中。


“不是你的错,相信我。”


他神情肃穆,闭上眼不愿看见你歇斯底里的样子,他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临时起意还是压抑许久他也不想追究了。


“主殿想好了吗?死亡是很疼的。”


一期轻抚着你的背,从上到下缓缓地移动着,像是在重新确认眼前这个人一样。作为刀剑的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鲜活的生命消逝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那一下下去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划开皮肤的感觉,刀刃刺破血管的瞬间流出的是过于炙热的鲜血,很疼,也很冷。主殿那么怕疼的人是承受不了的。”


他拉开你的袖子,指腹摩挲着你的手腕,似乎多一分力道就可以触及到那掌握生命跳动的存在。


“乱一直夸主殿的手很好看,白皙而干净。这样的手带什么首饰都很不错,所以不要让这样漂亮的手留下永不退却的伤疤。”


像是想到曾经的过往,他低沉喑哑的嗓音回响在你耳边。


“不要去往那个地方。”


他亲吻你的耳畔,一只有力道的手把你牢牢圈住,另一只手则帮你撩开垂在耳旁的发丝。一遍一遍的他用着坚定而温暖话语和你说。


“我知道的,那里太黑、太冷。答应我,不要去那里。”


“不要去。”


“乖孩子。”


 


「都是我的错!」


「要是我在坚强一点就好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他一直一直安抚着你,即使衣襟已经被泪水打湿,长时间保持同一姿势身子有些发麻,他也不想放开。他有好多的事情想说。


“有的人会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搅得身心俱疲,连疼痛都变得麻木了。”


“有些事情不是你想便能做到的。”


“你只是普通人,会逃避,会撒谎,会绝望。”


他说着产生了微微的、温存的怜悯。人类对于他们而言太过渺小,却有着超越任何东西的复杂感情。真的可以做到只为自己而活吗?


“无论别人怎么说,他们都不是你。不是这个怯懦而坚强的你。”


他们对你的痛楚嘲笑着,皱眉着或是叹息着,轻率的为你的一切做出评价。他们完整地认识你了吗?他们试着接触过你吗?不负责任地随意发表言论,沾沾自喜的为自己精彩话语所感动,你的痛苦他们根本听不见。


“世界毫不掩饰的向你展示恶意,即使这样主殿还是坚持下来了。”


它有很多不美好,甚至不公平,让人不禁想为什么是自己啊?同样为人为什么只有自己是这样不堪?是自己的错吗?


“他们不懂你鼓起多大的勇气才决定继续活在不那么美好的世界。”


他轻叹着,敛去了眼中夹杂着愤怒。


“身处混沌向往光明,你本身就是宛若琉璃般澄澈的存在。”


“矫情也好,痛苦也罢。”


“活着就是辛苦的事情。”


 


「我累了。」


「放弃吧。」


 


“但是,活着本身就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情。”


他不在乎向眼前的人袒露自己隐藏最深的想法。


“唯有死过一次,才发现活着真好。”


觉得现在的一切都美好的不真实,他害怕醒来发现自己还在那一片火海之中,只有灼热和浓烟,连自己绝望地呼喊都没人听见。


“我无比庆幸我还活着。”


他压着你的后脑不想让你看见他偶尔脆弱,深呼吸平静地为你描绘他内心深处最为温暖的画面。


“醒来听见房间内回响起弟弟们的酣睡声是那么美好。药研摘下眼镜睡得最端正安详,一旁的博多偶尔嘟囔着有关钱的梦话,退的小老虎一定要和退挤一起把退都挤到墙角。嗯,别看厚平日这么稳重,但是他的睡姿最不好,经常把脚横跨到一旁的平野身上。前田也紧紧地搂着平野,也不怪每次平野睡起来全身酸痛。这些一个个不省心的孩子经常需要我半夜起来给他们盖被子。”


他摸着你的头,这些柔软的记忆越想越多,越是拥有越是不安。


“如果一切都放弃了,那么我就体会不到如今的温暖。”


“踉踉跄跄,带着一身伤。不知目标的向前走,挣扎着,哭嚎着。”


“主殿真是好孩子。”


「没有人会喜欢真实的我。」


 


说着一期一振又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


“最近我们都发觉主殿的不对劲。光忠对着你剩下的越来越多的菜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厨艺下降,现在他拉着几个人成立厨艺研讨组在商量着新菜。今晚就可以尝到令人期待的美食了。”


“长谷部最近也很颓废,他对你的视而不见感到沮丧,觉得你不需要他的侍奉。已经拉着我说了几天了。”


他语速缓慢,悠悠地说着这几天大家的行动。伴随他轻柔的语气你脑海里也浮现本丸的所有人。


“主殿肯定也没发现吧。”


“那些孩子们在担心着你。”


他指了指门口,你顺着他的方向看去。门口放着一束不起眼洁白的花。小小的花苞还未开放,静静收拢的花瓣里似乎蕴含着力量,等待着某一天绽放向世间证明自己的美丽。


“这是他们放的。”


“围在一起翻着植物百科,看哪一种花适合你,连小夜也参与了。他们讨论了很久最后决定分成不同的队伍远征为你去寻找不在这个季节盛开的花。”


他为你拭去眼泪,说着你不知道的事情。


“不是因为契约而这么做。”


“而是因为这个人是你。”


“轻伤就要所有人回来,省钱为出阵的队伍买御守,私下记住每个人的喜好。”


“即使疏离,即使冷淡,你无声地温柔我们都感受了。”


“不是你认为的你,而是我们认识的你。”


他再一次对你这么说。


“生是那么美好。”


“难熬的日子总会过去的,如果我有荣幸能听听你积压许久的话吗?”


“如果你怎么做都别无他法,那么丢掉束缚。让我们看见你肆意的样子。”


“笨蛋也好,矫情也好,渺小也好。”


他抬起你下颚,让你直视他的眼眸。那里是不同于你的一片汪洋的海,包容而充满希望,里面有一种坚定的力量。


“活下去。”


“真实还是虚假,愚蠢还是理智。”


“无论什么样的你都请你。”


“活下去。”


「活下去。」


 


 


 


 


 


 


Fin.


 


 


 


很长很长的话。


 


——「活下去。」


这句话不仅是想对你们说的,也是对自己说的。


想写这篇文我想了很久很久,一直在找一个契机让它完成。看完肯定会有人想“这么长的大道理还要你说?”、“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过得如何。”、“我没这样的想法,这只是作者的自我感动的吧。”。我一边写一边回响这样的话,连我自己都有些嫌弃。


我就是那种人,从事情一开始就已经开始幻想它最糟糕的样子。所以我一直没能做成什么事情,一边颓废一边后悔。


但是这次我想万一呢,万一有和我一样的人,能从这篇文里获得哪怕一点点慰藉呢?所以我怀着这样忐忑的心情完成它。


文中加粗的话都是我对自己说的。一旦有什么特别消沉的想法我都在斥责自己,你为什么这样?你怎么这么矫情?你为什么不是别人那样阳光自信开朗?为什么啊?这些话从来就没有消失过。我一边骂着自己一边变得更加胆小更加怯懦。然后有一天我干脆骂着自己,你这样的人怎么不去死?


一直以来很害怕矫情这个词,害怕我所不安所有痛苦都是因为自己矫情。害怕看见别人听我的倾诉露出不耐烦的神情。也害怕会被别人讨厌,所以一直隐藏着自己。他们说我可靠沉稳,我无言以对。我甚至想抓着他们的衣领指着自己的心求他们看一眼啊,那里很难受求你们看一眼啊,但是没有人理会。因为他们不懂,他觉得你只是一时的情绪或者就是你自己问题。所有的过错都要在自己身上找问题。想安慰你的人因为不是你自己,手足无措的在外面看着。后来我发现这样的情绪会影响我爱的人,所以我学会忍着。


那阵子晚上天天睁着眼到半夜,像是有个神经坏掉了。望着阳台都能想象自己手一撑一跃而下的感觉,就好像自己能从所有束缚中挣脱出来,自由而快乐。并不是为了什么,只是觉得这样就可以杀死那个讨厌的自己,报复那个让我痛苦的自己。这么想有一种报复的快感,甚至浑身舒爽。那个已经坏掉的自已毫不掩饰恶意,要让我自己消失。不懂同样是带着干净的灵魂降落在这个世上,为什么后来只有自己这么不堪。


再后来,我发现不止我一个人这样挣扎着。有人告诉我要活下去,要坚持下去。就算你活的这么痛苦也要活下去,声嘶力竭直达心底地说。向那个快要消失殆尽的自己祈求活下去。你还没见更加美好的世界,还没让自己成为想要的模样。我也是第一次感受这几个字的重量。


很惭愧没有完全地拯救自己,还是会因为各种原因颓废,但是看见那个被自己折磨奄奄一息的自己重新能站起来。


叛逆也好,乖僻也罢。我只想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做一次自己。


 


自杀很痛,所以答应我不要尝试好吗。


如果有这样的想法说给别人听吧,说给真正了解自己的人,朋友还是亲人都行。要是说不出口,我这个陌生人也可以。毕竟完全不需要在意我这个陌生人想法,一吐为快,发泄情绪。如果觉得实在不行就去看医生,不要在乎别人的看法,这个生命是属于自己的。已经看到有别的太太发了关于蓝鲸游戏的文了,所以借着这个事件顺带写了这篇文。


 


穿越时间空间,我只想给你一个拥抱。告诉你,你已经很棒了,这么久以来辛苦了。现在让我们这么多人陪着你好吗?


 


 


 


 


——有关标题「3355411」


3355411指对应日语九键,按数字顺序打出来的是“想去死”。


然而平方之后11224111122411出来“想要活下去想要活下去”,以这个都市传说产生的想法吧,让死变为生。来一个温暖坚强的你包容一身伤的你,两个你就可以活下去了。


 


 


——有关为什么以一期为男主


因为个人理解里,刀剑里所有的付丧神年龄都比较大,阅历还是心性肯定都比自己强,看了太多事情的他们不会嘲笑你包容心更强。在三明和一期里纠结了下,最终选一期,因为一期烧毁过所以更能理解死亡是一种什么感受吧,同时他是从“死”中活过来重逢粟田口的大家长,更懂得珍惜眼前有所爱之人的生活。有着身为哥哥的体贴温柔,由他来说教开导不会有违和感。


 


 


最后的最后,如果实在不喜欢这个文,请拜托一定不要表示出来,我知道不好。当做浪费几分钟看了一篇鸡汤,关掉漠视都可以。我们有缘下一篇文再见。谢谢。



评论

热度(177)